奶茶妹

为什么会认识奶茶妹呢?有一段时间因业务需要,小弟在成大附近的美语补习班进修英语,每个星期固定上课两天,小弟把车固定停放胜利路上,后来跟开单的欧巴桑混熟,有时两、三个小时的停车费,欧巴桑常好意只开一小时的单子,我也搞不清这样子会不会造成欧巴桑工作的困扰,我也跟欧巴桑说:「阿桑,你照实开沒要紧。」,题外话,小弟不是要写我跟收费欧巴桑的故事,请欧巴桑速速退去。

那时喜欢喝波霸奶茶,上课前一定会买一杯上课喝,在一个机缘裏,我发现某摊的奶茶妹颇为可爱,一百六十初的身高,身材纤细,长得清秀可人,习惯扎马尾,不太笑,总之有点酷样,姑且把她称做奶茶妹吧!

每个礼拜一定到奶茶妹的摊位买两次奶茶,而且是固定六点半左右报到,一天过去,两天过去,一个礼拜过去,一个月过去,小弟也喝了N杯奶茶,还不错喝啦,跟奶茶妹无关,只因奶茶妹漂亮,于是固定在她那摊买。

在这一两个月的时间,从未跟奶茶妹交谈过,只不过固定时间就会出现在奶茶妹跟前,后来,奶茶妹对我也印象深刻,心有灵犀,每当我出现,不待我开口,奶茶妹就会主动调一杯波霸奶茶。

后来有一次,波霸奶茶喝腻了,想喝木瓜牛奶,那天又来到奶茶妹摊前,还沒开口,奶茶妹就把波霸奶茶装好递给我了,不过我真的想当好人,不是啦,我想喝木瓜牛奶,我不好意思的跟奶茶妹说,我想喝木瓜牛奶耶!奶茶妹听了有点不好意思,对我尴尬而笑,那是第一次看到奶茶妹对我笑,奶茶妹帮我另外做了一杯木瓜牛奶,就在我准备离去时,奶茶妹突然想到,从后面叫住我,奶茶妹说:「这杯奶茶送你喝。」,小弟属内骚型的,经常处于被动,且生性懒惰,通常和陌生的异性互动,第一步最重要,也最难,感觉对了,往后交往自然水到渠成,往往是开口讲对第一句话最难。

跟奶茶妹渐渐有了互动,人较少时,我会主动和奶茶妹聊天,得知奶茶妹是新竹人,白天是成大的学生,已经大四、课不多,平时在这裏打工到七点,晚上或假日也有兼家教,听起来是一位乖巧善良、自给自足的女孩。

后来更熟了一些,奶茶妹也会主动问我的职业,为什么会固定时间来买奶茶等诸如此类、鸡毛蒜皮的小事,我也在一个不错的机会问到了奶茶妹的电话,虽然很少打给她,不过也邀约过奶茶妹数次,有时去吃东宁路吃滷味、去吃夫妻肺片、去府前路吃炒鳝鱼面、去健康路吃鸦片粉圆,吃遍府城小吃,也带她看过电影,她就像邻家女孩般,清新可人,我也不敢越雷池一步,两人算是纯纯的爱,好啦!我承认是我逊啦。在我认识奶茶妹之前,她早已名花有属,男友是他学长,大她一届,正在服役。

每次与奶茶妹相约,很少聊儿女私情,很少跟她聊深入的话题,偶尔会跟她聊点课本上的专业知识,每次约她出去,大概就是吃饭聊天居多,不曾超过十二点。

我觉得奶茶妹应该蛮喜欢我的吧!因为每次邀约大多愿意,可是我觉得她更爱她男友,由她口中所述,感受到她和男友感情颇为深厚。

【出游】

在一个连假的机会裏,询问奶茶妹有无工作,并邀请奶茶妹至垦丁游玩,奶茶妹说要等确定她男友沒放假再说,连假前一星期,两人一起吃饭,奶茶妹确定男友并无轮休,可以与我出游,我提议二天一夜游,住宿福华饭店,顺便去四重溪洗温泉,先前我从未让奶茶妹超过十二点回家,今日竟然如此大胆邀约。

奶茶妹一听我的行程计画,竟然一口答应,唉~当下小弟只觉罪孽深重,奶茶妹对我如此信赖,一派天真无邪,毫无机心,小弟竟然有股邪恶的念头,喔密陀佛!善哉善哉。

来到春节连续假期,开车在成大附近接了奶茶妹,拿了一瓶娇兰的Shalimar香水送她,认识奶茶妹那么久,从来沒看过她化妆,也沒闻过她用香水,再过几个月她也要毕业了,以后就业有需要用得着香水吧!我这样跟她说着,她也微笑收下。

两人一路来到了垦丁,天候尚早,转进四重溪,随便找了一家温泉饭店,两人一起泡『大众池』,泡大众池是沒甚么搞头,纯粹放松身心,促进血液循环,奶茶妹竟然是第一次泡温泉,也难怪啦!奶茶妹前1卅3人生,不是读书、就是打工,鲜少有休闲娱乐,更是让我兴起要好好照顾她的念头,出发前有提醒奶茶妹要记得带泳装,等到要进场泡温泉时,才知道奶茶妹沒带泳装,我问她怎么沒带,她说她沒有泳装,听了有点心酸,带着奶茶妹到泳装部,买了一件连身式的泳衣。

看着奶茶妹穿着泳装的模样,忍不住多看几眼,奶茶妹还会有一点不自在呢!泡着温泉,汗珠一颗颗在奶茶妹鼻头渗出,脸上也红通通的,煞是好看,泡了一阵,奶茶妹说她受不了,不要乱想,是热得受不了,两人稍事休息,又泡了一会,收工离开。

泡完温泉,神清气爽,一路上饥肠辘辘,加快速度,来到垦丁,看!竟然还在往关山的交叉路口处,因为闯红灯被拦下,有够虽!奶茶妹还一直跟我对不起,我笑着说:「妳跟我道歉甚么阿?」奶茶妹说:「因为带他到垦丁玩,所以才被开罚单。」,我笑笑说沒关系啦,心中对奶茶妹的心地善良更加印象深刻。

来到福华饭店,check in房间,是海景双大床的套房,装潢当然沒有汽车旅馆般的富丽堂皇,不过奶茶妹第一次住五星级旅馆,也是东摸西摸,似乎颇感新奇,问她说之前来垦丁都住那?奶茶妹说都是睡通铺,譬如睡青年活动中心或是垦丁牧场等等有的沒的,我心想:「恩,你说的那些地方,我以前学生时代也都住过。」,不过既然有心出来玩了,多花点钱,住好一点也无所谓,钱财乃身外之物。

放好随先行李后,我和奶茶妹到另一饭店,凯萨的Buffet餐厅用餐,两人吃的津津有味,吃完饭又到吧台区,点了小酒喝,奶茶妹不喝酒只喝咖啡,随着悠扬的乐曲伴奏,唉~这不就是人间香格里拉吗!

离开凯萨,两人又到垦丁大街上人挤人,所有的烦恼顿时抛到九霄云外,两人开心的逛着街,回到福华已经接近午夜,小弟又买了几瓶冰凉啤酒带进去饭店喝,进了房间,奶茶妹问我要睡那一床,我说妳先选,心裏面则说:「我要跟妳睡」,奶茶妹还问我谁要先洗澡,我则开玩笑的说:「可以一起洗吗?」,奶茶妹愣了一下,说你不是开玩笑吧!我看情况不对,气氛诡异,急忙打圆场,说跟妳开玩笑的啦!

待奶茶妹洗完澡,小弟定眼仔细看,不会吧!休闲长衣裤,看来还穿着内衣勒,我说妳要穿这样睡吗?会不会不舒服,奶茶妹说还好,因为跟我同房睡,穿这样比较习惯,喔,也对!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我如此调侃着自己。

等我洗好澡,裹着浴巾走出浴室,看奶茶妹低头不知道再写些甚么东西,奶茶妹说是写手扎,我直嚷嚷说要看,奶茶妹抝不过我,让我看了其中几篇,文笔不错、感触极深,果然是文学院的高材生,硬是不给我看其刚刚所写,只愿意给我看他自己筛选过的数篇,小弟硬是给她翻到刚刚所写,奶茶妹急着过来抢,我边闪边看,奶茶妹心急的哭了,我很不好意思,赶紧把日记还给她,并跟她郑重道歉,她也原谅我,破涕为笑,不过刚刚惊鸿一撇,已经看到她今天日记的大概内容,大概是提到今天跟一个喜欢的人出来玩很开心,希望可以常常这么开心,少女情怀总是诗,让我心裏充满甜蜜。

奶茶妹家境不好,生活蛮坎坷,父亲卧病在床多年,母亲在工厂做小工,她是长女,还有一个妹妹,虽然说读到国立大学即将毕业,不过我也不晓得读文学院能找到甚么工作,我蛮替奶茶妹未来的出路担忧。

晚上睡觉,开了小灯,小弟竟然以礼相待,不敢放肆,两人各自躺在自己的床上,边聊边睡,聊了很多奶茶妹的遭遇,不知不觉,奶茶妹竟然哽咽起来,大概是想到自己的心事,又遇到今天如此开心,反差之下,不禁情绪激动起来,我起身拿了卫生纸,坐在奶茶妹床缘,递给奶茶妹擦拭。

等到奶茶妹心情稍稍平復,我去拿了啤酒喝,奶茶妹竟然跟我说了一句很怪异的话,她说她有男友今天不能跟我睡,对不起!小弟一听,又好笑又好气,说她呆也不呆,说她聪明也不聪明,于是小弟静静地坐在床缘陪她聊天,直到她入睡,小弟则是藉酒消愁,辗转难眠,也罢!君子不趁虚而入。

隔天清晨,奶茶妹早早就起床,打开窗户,海天一色,令人心神怡,奶茶妹还贴心帮我下楼端了早餐,虽然很爱睏,吃完早餐后,还是捨睡陪奶茶妹,跑到垦丁国家公园散步,回到饭店,稍事休息后,又到一些知名观光景点进香人挤人,开车回到台南已经晚上十点多,奶茶妹下车前说要亲我一下,谢谢我带她出来玩,这一吻真是令我五味杂陈,好一个烂漫无机心的女孩。

渐渐地,我也结束英语班课程,奶茶妹也在沒多久后毕业,毕业前我还带她去火车站前的新光三越,买了一件名牌套装送她,后来她离开台南回到新竹,在这之前,我连她的手都沒牵到,呜!

只要有心,每个人都能拥有属于自己的故事,写这些带有感情基础的故事,感觉比较有意义,也比较感伤,有时写着写着,不禁眼泪氾漤,虽说英雄有泪不轻弹,可惜我并非英雄。有些故事从认识到结束,在短短数小时,或是数天内结束,就比较少着墨处,恰似飞鸿踏雪泥,船过水无痕,也懒得花心思描述。

当感人的故事发展到一个阶段,感情纠葛、盘根错节在一起后,就不是潇洒可以脱身,好比放风筝,当风筝还沒飞高,就把缐放掉,风筝非但不会离开你的视缐,反而会跌落在你的跟前,让你看了于心不忍,唯有让风筝有能力随风远飚,遨翔天际时,那时你的心灵才能得到真正的自由。当曾经爱过的女生,有机会找到一个好归宿时,不但不会难过,反而内心充满欢乐,这就是一种情感的转换,因为风筝终于能放心去飞。

很多故事不是一段接一段,而是会产生重迭,奶茶妹离开台南后,小弟偶尔北上也会约奶茶妹吃饭,送点小礼物给她,也是司空见惯的事,感情无价啦!奶茶妹的穿着打扮,穿来穿去就是那两条牛仔裤,那几件T恤,穿运动鞋,虽然沒有变化,却也清新脱俗,百看不厌,有时问起曾买给她的衣服怎么沒看她穿过,她也不避讳的说她妹妹很喜欢,送给她妹妹穿了,当场小弟三条缐,唉~古人说爱屋及乌,她决定就好。

后来奶茶妹去修了教育学程,计画参加国小教师甄选,她男友也退伍回到新竹,她男友是学工的,找到竹科的工作,我也沒再找过奶茶妹,她男友对她算不错,而且对其家人也很照顾,彼此家裏都认同他们这一对,看来不会有太大的变数。

不过说来奇怪,当谈到其男友时,从奶茶妹的眼中,始终看到一股隐藏的淡淡忧伤,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多了,我总觉得奶茶妹顾家,为他人而活,她的男友也蛮大男人主义,有时脾气上来,对奶茶妹兇几下,奶茶妹总是逆来顺受,这些都是我和奶茶妹交谈中,自己感受出来的,奶茶妹从来沒在我面前抱怨过,我有时开导她,说她偶尔也要有自己的情绪,不要老是像个小媳妇一样,奶茶妹也说她知道,不过说归说,遇到委屈的事,我看奶茶妹也不敢吭声。

【爱在它乡】

后因公务,我也短暂到美国纽约去工作,其间还是会偶尔打电话关心奶茶妹,奶茶妹家裏为了省钱也沒装设网路,很少在MSN遇见她,奶茶妹修教育学程的同时,也在出版社工读、或是偶尔客串当代课老师,或是兼差教书法或是国小作文,算是蛮温顺的一个女孩。

有一天下午一点多上缐看到奶茶妹的msn帐号上缐,也不敢乱敲,怕是她男友用她的帐号登入,后来奶茶妹主动敲了我,看看时间,台湾已经凌晨一点多了,奶茶妹怎么还沒睡,我问她在忙吗?怎么这么晚了还不睡,奶茶妹说她跑到网咖上网,我觉得事有蹊翘,奶茶妹从来不去网咖的,怎么那么晚还待在网咖做甚么,连忙说要打电话问个究竟,奶茶妹说先缐上聊,奶茶妹缐上说她男友不要她了,喜欢上其他的女生,我心裏想说:「很正常阿,有甚么好大惊小怪的。」,不过想归想,我还是出言安慰她,她和男友都是初恋就在一起,我跟奶茶妹说,你男友怎么说,奶茶妹说她男友说暂时先当朋友,我非但沒有落井下石,还安慰奶茶说:「你不要难过啦,过一段日子妳男友就会回到你身边了,他只是一时迷惘。」,我问奶茶妹说妳爱她吗?如果他回来妳要原谅他吗?

奶茶妹心中也沒定见,不过这件事情她男友掩饰的很好,奶茶妹和她男友家人都不知道这件事,奶茶妹还替他男友掩护圆谎,她男友也是会到家中找她,一起出门,真是情何以堪。

唉!我常想,在这个世界上到底要做好人还是坏人,我心地善良,做坏人又不像,可是做好人又容易吃亏被欺负,于是我决定做一个心地善良的坏人,因为只有当过坏人才知道坏人心裏在想甚么,才能在适当的时机,发挥致良知,用坏人的手段帮助需要帮助的好人。

等到奶茶妹离开网咖,小弟拨了电话给她,电话中她哭哭啼啼,我则是心中不忍,频频安慰她,要她赶快回去,快乐会因他人的分享而加倍,悲伤则会因他人的共同承受而减化,跟奶茶妹说了好一阵,我的国际电话卡也警示快断缐,说要开张新卡,奶茶妹的手机也快沒电,于是作罢,挂掉电话前,我告诉奶茶妹不要难过,再怎么样,还有我会关心妳,照顾妳。

后来奶茶妹的男友和她关系陷入冷战,其男友家人也知道这件事,极力反对其男友另结新欢,早把奶茶妹当做内定的唯一,其男友还小孩子气,责难奶茶妹打小报告,处处给她难堪,唉!清官难断家务事,旁观者如我,也莫可奈何。

我看奶茶妹感情生活水深火热,其男友对她也爱理不理,简直是吃定她,唿之即来、挥之则去,实在很替奶茶妹惋惜,我告诉奶茶妹说:「妳要不要来美国找我,当作散心吧!」,我知道奶茶妹这辈子沒什么大志向,出国玩竟是她当时唯一的愿望。

奶茶妹问说要去几天,我说至少一个礼拜比较充裕吧,几次的邀约,奶茶妹考虑再三,也鼓起勇气说要来找我,唯一的障碍是沒钱,永远看奶茶妹都是那么穷,永远赚的钱都不够,从来沒收过她的礼物,顶多是亲手做的卡片,唉~诚意无价。

这时漤好人又出现了,不是別人,就是我!找了台湾的朋友帮她买机票,带她去办美签,可谓仁至义盡,呜!奶茶妹多出现几个,肯定破产。

等到美签顺利下来,也买好机票,奶茶妹终于飞来找我,还记得那时是帮奶茶妹买Continental航空,由台湾经日本东京直飞纽约JFK甘迺迪国际机场,而台湾飞日本则是由JAJ航空接驳。

由于是奶茶妹第一次搭飞机,临行前特地嘱咐她要怎么转机,还提醒他要记得带御寒衣物,纽约此时很冷,已进入冬季,也给了她我在美国的手机。

奶茶妹抵达纽约的时间是晚上,我一收工就开着车直奔机场接机,看到奶茶妹的身影远远从闸道彼端,向我走了过来,我的心也不自觉悸动起来,距离她男友退伍,最后一次见她,已阔別快两年,恍若隔世,那种感觉好像歷经了战乱,我俩还能相逢,气氛是欢乐中带着些许的感伤。

奶茶妹在等待通关的同时,也东张西望看到了我正向他挥手,她喜孜孜的一直看着我,当奶茶妹步出闸门,我也情不自禁,伸手握住了奶茶妹的手,兴奋之情溢于言表,奶茶妹沒带太多行李,只有一个简单的随机行李,我拉着奶茶妹的手,一路走出机场大厅,奶茶妹也不挣脱,很自然地让我牵着,一路幸福地走着。

回到单身宿捨,两三个要好同事,藉机过来找我哈啦,想看看奶茶妹的样子,离去前还用邪恶的笑容对我示意,小白快散,不要意淫啦!我知道你们茹素很久,赶走小白,我问奶茶妹有吃晚餐吗?原来在飞机上吃过了,拿了盥洗用具及浴巾给奶茶妹,飞行了二十几个小时,让她洗个澡放轻松,看她嘴唇干涩,也拿了一瓶护唇膏给她。

奶茶妹洗完澡后,用我电话打回家报平安,原来奶茶妹是打给她妹妹,只有她妹才知道她到纽约,她家人并不知情,以为她跟同学去东部玩,奶茶妹也有把我的手机号码给她妹妹,以备不时之需,可以跟她连络。

当晚我带她到24小时的Wall Mart,逛了一下下,也帮她买了一件比较轻巧的雪衣,奶茶妹初来乍到,什么都觉得很新鲜,一路上问个不停,那时已下了好几齣雪,路上尽是积雪皑皑,奶茶妹第一次看雪,颇为兴奋,还直说有一次寒流来袭,特地跑到合欢山,不过水气不足沒下雪,我跟奶茶妹说,你有机会看到的,最近可能会有冷气团报到,奶茶妹则是一脸兴奋,不开心的阴霾一扫而空,随之期待起来。

回家途中,又到了Dunkin' Donuts买了甜甜圈当明天早餐,两人回到宿捨,隔天是星期五,我还有事要忙,告诉奶茶妹屋内一些电气用品使用方法,并开心地陪她聊了一阵,我就催促奶茶妹上床睡觉,也把房间让给她,自己则是铺床睡在客厅地毯上,奶茶妹因为时差的关系,翻来覆去睡不着,正常现象,等我睡醒才知奶茶妹一夜沒睡,并在我的房间用我电脑上网打发时间到天亮。

奶茶妹看我睡醒,贴心说要帮我煮咖啡,嘿!奶茶妹可是有练过的喔,煮的义式咖啡还真香,做的早点也好吃,交代奶茶妹留在屋内等我,因为她人生地不熟,语言不精,无处可去,我也颇感抱歉,希望可以多点时间带奶茶妹出去玩,才不虚此行,那天早上急忙把工作搞定,想说奶茶妹在家裏一定无聊透了,电视也看不懂。回到家一看,她妈的隆冬,奶茶妹把家裏地毯吸过一遍,浴室和小厨房也擦拭的亮晶晶,习惯堆积一个礼拜才用洗衣机洗的衣服,也用手帮我全部洗干净,客厅也整理的井井有序,哇!太赞了,这是台湾『阿信』的翻版吗!我一再向奶茶妹道谢,奶茶妹则说她习惯这些工作,真是加分。

当天下午,我就带着奶茶妹进城去,途中在汉堡王吃了中餐,我问奶茶妹累不累,昨夜一晚沒睡,奶茶妹虽有倦容,却直说不累,进了纽约市,先不跟奶茶妹说要去哪,搭着地铁,东绕西绕,按图索骥,小弟也是路痴阿,只要不迷路到布鲁克林区,被黑人抢劫就偷笑了,出了路口,恩!有闻到海风的味道,奶茶妹突然惊喜的叫出来,往左看,哇!那不是在电视上才看得到的自由女神像吗?奶茶妹一脸兴奋,一路雀跃,我们来到渡船口,买了两张票,搭船前往自由女神像所在小岛,也参观爱莉丝岛,爱莉丝岛就是以前欧洲或英国人移民美国的海关,有一部电影叫做海上钢琴师,就是停靠爱莉丝岛。

从自由女神像脚下往曼哈顿市区看,可以看到高楼大厦栉比鳞次,那时世贸大楼还沒倒塌,奶茶妹也拍照留念,兴奋之情,溢于言表,离开自由女神像的观光景点,我带着奶茶妹,一路摸索,好像刘姥姥进大观园探险般,其实我很少到市区逛,摸索到了中央公园,找到了『纽约大都会博物馆』,大厅进去是埃及厅,气氛怪阴森的,还有中国区,有唐三彩耶,妈的!一定是八国联军时,火烧圆明园,偷抢回去的,当下就想来个物归原主,算了!身在番邦,不要冒险,于是小弟放弃爱国心,印象比较深刻的是看到高更的自画像,还有塞尚、莫内的名画,很多都是歷史课本才看得到,现在就近在咫呎,部分名画也沒用透明罩,封锁缐又拉的近,连讲话口水都有可能喷到,我猜沒封起来的可能是膺品,真品可能外出巡迴或是收起来吧,虽然博物馆规定不能拍照,还是有人偷拍。

逛了好一阵子,奶茶妹津津有味,我则是兴致缺缺,好不容易逛完大都会博物馆,我俩又来到第五大道,整条街都是名牌旗舰店,大都是匆匆走过,太奢华了,奶茶妹对名牌也沒什么概念,后来晚餐则是跑到法拉盛的中国城吃港式饮茶,途中路过卖珍珠奶茶的『小歇』,我取笑奶茶妹说,妳可以来这裏卖珍珠奶茶,花了台币一百多块买了一杯波霸奶茶,两人齐声摇头、真难吃,还是奶茶妹店裏煮的粉圆好吃多了。

吃了晚餐,趁早搭车返回住处,奶茶妹则因时差的关系,加上一天走马看花也累了,头斜靠在我肩膀上打瞌睡,我则是努力保持奶茶妹的清醒,一定要她撑到午夜才准她睡,这样时差才容易调整过来,看着奶茶妹秀丽的脸庞,我也不禁醺醺然,奇怪!明明刚刚沒喝酒,怎么醉了。

两人相处就如磁铁的两极,摆对位置,会越拉越近,越拉越紧,摆错位置则会互相排挤,越来越远,当天晚上奶茶妹也累坏了,回到住处,稍事打理,奶茶妹就唿唿大睡。隔天中午又进城,去看了一齣歌剧,鬼吼鬼叫的,好像是有关吉普赛民族的故事,其实我是开场睡到结尾,奶茶妹倒是蛮有心看,离开剧院还跟我讨论剧情,我则是一问三不知。

晚上又买门票,跑到帝国大厦顶楼搞浪漫,奶茶妹忡忡地望着远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还问我台湾是哪一边,我说地球是圆的,两边都可以回台湾,我说你有看过『西雅图夜未眠吗?』,汤姆汉克和梅格莱恩就是在这裏第一次见面,奶茶妹点了点头,这裏的催情指数直达10000,我从背后抱着奶茶妹,头靠在她肩膀上,两人窃窃私语,偶尔传来几声娇笑声,这种浪漫,沒有亲身体验,非笔墨可以形容。

一个人活在世界上,沧海之一粟、如白驹过隙,一辈子花掉的钱对某些人来说,或许不到赚的一半,甚至五分之一都不到,百年后则归于一圮黄土,如有机会在有限的时间裏,让自己爱的人或爱自己的人快乐,我想是值得。

那晚回到租屋处,奶茶妹洗完澡进房间,头髮还沒吹干,兴奋的冲出来,对我说大好人,你看窗外,不用怀疑,奶茶妹就是习惯叫我『大好人』,我走向落地窗,掀起窗帘一角往外看,天空正缓缓飘下白雪,一片静寂,我叫奶茶妹赶快把头髮吹幹,等一下下楼玩雪,等奶茶妹吹干头髮,我带奶茶妹到楼下草坪处,下雪的时候反而比较不冷,水汽凝华为雪花,要放出一定热量,这就使下雪前及下雪时的天气并不很冷,融雪时反而比较冷,我穿了一件长袖T恤就带奶茶妹下楼,第一次看到雪花的奶茶妹,兴奋异常,不一会,整个头髮和身体已覆盖上一层薄薄的雪花,待了一阵,我帮奶茶妹把身上的雪花拨落,上楼回房间。

回到房间后,奶茶妹体贴的说要帮我按摩,我躺在客厅地毯的被单上,打开落地窗的窗帘,把室内灯光调暗,万籁俱静,只见窗外白雪纷飞,寂静中有一种淡泊名利的感觉,此时此刻好像隐士生活,气氛正佳,起身打开冰箱,帮奶茶妹到了一杯纯品康纳柳橙汁,我则拿出一瓶啤酒,在美国有一个好处,啤酒比可乐便宜,也比矿泉水便宜。

奶茶妹细心的帮我东捏西捏,还问我舒不舒服,我也回应奶茶妹,两人胡乱瞎搞,搞到最后两人竟然衣不蔽体终而全身赤裸,玩起荒荡的游戏,连舌头也派上用场,最特別的是要奶茶妹趴在落地窗上,採用电影裏夸张的临检方式,双脚分开、屁股翘起,由背后任我搜索,面对着窗外皑皑飘雪,室内则是春色无边,蓝田玉暖日升烟,好强烈的对比,这才是无怨的青春,才是了无遗憾,直到紧要关头,我说且慢,待我入房取出金缕衣,奶茶妹说我怎么有?我说预防万一阿,结果『大好人』的称号,奶茶妹改口叫『大坏蛋』,真的毁了。

隔天特地请假,陪奶茶妹到处游山玩水,带她到Outlet,买了许多名牌的衣服让她带回台湾,我承认后来好几个月都要勒紧裤带,但是心甘情愿,绝对不是被仙人跳,可惜那时沒王建民,不然一定带奶茶妹去帮王建民加油,也带奶茶妹到漂亮的Vermont州观光兼滑雪,那裏是美国冬季奥运队的训练场地,也有一个Outlet,一条Burberry的喀什米尔围巾卖三千多块台币,比台湾百货公司便宜很多,Levis牛仔裤也只有台湾一半价格不到,我只知道最后还买了一个行李箱,让奶茶妹装回台湾。

其中也有带奶茶妹去买维多利亚的秘密(有名的内衣专卖店),奶茶妹也挑了好几件,回到家也都一一试穿给我看,包括奶茶妹生平第一次穿性感丁字裤,真是眼福不浅,那几天大概是我生命中最快乐的连续时光之一,奶茶妹与我完全打破隔阂,像一对婚前禁欲、新婚放纵的夫妻,样样新鲜、样样尝试。

美好时光总是过得特別快,离別之日来到,奶茶妹终须回去工作、照顾家人,我也留不住,在机场大厅,奶茶妹紧紧搂着我,泪滴沾湿了我的胸膛,奶茶妹叫我回台湾后,要到新竹带她走,有时听到A-Ha合唱团的Take On Me,就想到当时奶茶妹叫我要带她走的场景。

结束短暂的国外驻点工作,回到台湾已经是好几个月后的事,而奶茶妹也回到她男友的身边,男友向她认错,保证一辈子会好好爱她,通常这种话,听一听就算了,不过劝合不劝离,无意泼奶茶妹冷水,只告诉奶茶妹对于感情的事不要放太多心思,多为自己而活,爱情不是生活的全部。

来到奶茶妹的生日,一过午夜十二点,本想打电话跟奶茶妹恭贺,碍于她可能正跟男友在一起,于是作罢,结果反而是奶茶妹传了简讯给我,大概是这样写:「大好人,我是奶茶妹,今天我生日,但你不能陪我吹蜡烛、切蛋糕,你的份我帮你吃掉了,我有帮你许一个愿喔!」让我看了很感动,奶茶妹也有搞笑兼感性的一面。

后来在缐上遇到奶茶妹,问她最近在新竹的小学实习情况如何,她是读学士后师资班,修完学程还要实习,跟她聊起好久不见,找一天吃饭聚聚如何?奶茶妹说好阿!跟我约好她返校辅导的日子是否OK?她的教育学程是在台中修的,我则暂且跟她约下,若有变故再告诉她,奶茶妹也新奇的跟我说,妳知道部落格吗?我说当然知道阿,奶茶妹说她有申请部落格,裏面有她的心情记事,还有过去她写过的文章,我则把她的部落格加入我的最爱,那天奶茶妹下缐后,我花了好几个小时,把她的部落格仔细翻阅了一遍,成立了好一段时间,累积参访人数少得可怜,大概只有她自己在上吧,裏面都是文章,照片沒半张,内容倒也丰富,看来看去,都沒写到我,不甘心!再看一次,还是沒有,算了!裏面都是一些散文、手扎,沒有写到奶茶妹的内心世界或是周遭生活记事,別看奶茶妹呆呆的,她不容易向人倾吐心事,总是逆来顺受。

我灵机一动,竟然想偷登入奶茶妹的帐号,打入她的部落格帐号,想想密码是多少呢?奶茶妹呆呆的,一定是用最好记的生日,打入她的西元生日八码,不对!她男友的吗?可惜我不知道,打入我的看看好了~耍白痴的举动~叮咚,不会吧!这不是电影的情节吗?奶茶妹还真的用我的生日当密码,我心中有股莫名的压力油然而生,不过用我的也对,不然用她自己或他男友的,她男友不都知道吗,万一她男友像我这么无聊,偷登入奶茶妹帐号密码,想偷看收件匣,不就沒秘密,偷看了奶茶妹的隐藏文章(用奶茶妹帐号登入才能看到),对于奶茶妹的内心世界,更是觉得一股无形的力量,压得我有点喘不过气,我第一次感觉,奶茶妹似乎爱我比爱她男友多。

来到跟奶茶妹约定的时间,在7-11找到了奶茶妹,见鬼了!绑了一根辫子翘得老高,搞怪新造型喔,如果画上冻伤妆,一定粉可爱,奶茶妹对我吐吐舌头扮鬼脸,中午带着奶茶妹到精明商圈吃中饭,奶茶妹说下午学校还有辅导课程,她是请假落跑的,我问奶茶妹说,妳不是要参加国小教师甄选吗?会不会很黑暗,是不是都内定,要不要送红包,现在流浪教师很多耶,好像不大好考,奶茶妹笑说看运气啦,奶茶妹真是辛苦,想我那个时候,大学联考分数要填师大或师院不难,很多同学还不想读师范体系,那时毕业就有得分发,根本不用甄选,沒想到当初分数够却放弃填师院的人,大学毕业后想藉由修教育学程,进而参加甄选获得教职的人还不少,早知道当初就填师院,不就得了,人生真是难以预测。

两人在路上走着走着,问奶茶妹想吃什么,奶茶妹也沒定见,我问奶茶妹上次带回去那些衣服好看、好穿吗?不会又送妳妹吧!她说好看,不过不常穿,想我上次买的衣服虽然不是CHANEL、PRADA,等超级名牌(超级名牌我也买不起),好歹也是一些像BURBERRY、DKNY等等有知名度的品牌,奶茶妹说话很有趣,她说穿那些,別人问她那买的,她回答不出来,而且她以前也沒买过那些牌子的衣服,都是在Hang Ten等平价店、或是在夜市买,我想可能是怕她男友知道吧,这可乐了她妹妹,不知道她妹妹有沒有像奶茶妹那么清秀、那么有气质,看来我有必要认识她妹,收了我那么多好处,玩笑话。

信步走到一家义大利面餐厅,我说去吃义大利面好吗?奶茶妹点了点头,上到二楼,环境还算幽静,东西也算好吃,奶茶妹从破旧包包裏神秘兮兮地拿出一包塑胶袋装巧克力,说要送我,天阿!差点热泪盈眶,奶茶妹竟然送我巧克力吃,拆开巧克力袋子,也不知是什么牌子,一颗圆圆黑黑的,纯黑巧克力加入松露口味,上面淋上一层薄薄的枫糖,口感不错,奶茶妹叫我嘴巴张开,拿了一颗塞进我的嘴巴,她自己也吃了一颗,接着把整包巧克力收进包包,这…这…不是要送我巧克力吗?怎么不是一包,只吃一颗,奶茶妹说巧克力很贵,一天只准吃一颗,我心想:「大姐,你马帮帮忙,以前送你GODIVA吃免惊 ,那个不贵喔!」,不过我知道奶茶妹在跟我开玩笑,大概想说吃饭前不要吃太多甜食,以免吃不下饭,不过当天我真的只吃到那颗,倒也是事实。

席间,互诉別来情衷,问起奶茶妹父亲情况,还是一样定时洗肾,幸好洗肾有健保补助,问她原因,好像是务农时接触太多农药,还是乱服用太多不明补药,导致尿毒,总之他父亲身体蛮虚弱,不能劳动,她妈都是到处做临时工,按日计酬,她妹读私立大学,学费也不便宜,虽然她妹也有打工,不过加上生活费,总是难以自立自足,还是要奶茶妹帮忙,而她男友也蛮照顾她家,唉!为什么我不是郭台铭呢?开张一千万的支票送奶茶妹不就得了,但俗语说「救急不救穷」,我也使不上力。

吃完饭,奶茶妹竟然拿着帐单说要请客,嘿!奶茶妹出社会一段时间,似乎比较世故,我抢过要付,奶茶妹执意要付,好吧!也沒多少钱,成全她吧。

吝啬跟慷慨和贫穷或富有无关,有的人因为很吝啬才变富有,有的人因为很慷慨才导致贫穷,因为守不住钱,吝啬与慷慨和一个人有沒有钱并不相关,我感觉奶茶妹其实蛮善良、不自私,这也是我喜欢她的内在原因之一,虽然有时觉得奶茶妹太省,不过也是因为她有经济责任,不得不如此。

吃完饭,本来想开车去新社薰衣草森林喝下午茶,奶茶妹嫌路途遥远,因而作罢,于是在精明商圈闲逛,过去感觉跟奶茶妹在一起的时候,很少人打电话给她,朋友似乎是少得可怜,上次奶茶妹来找我玩,看她上MSN,联络人也不超过十个,奶茶妹是不是因为都忙着打工,所以跟同学很少社交活动,而今天奶茶妹连接了好几通不同人的电话,听奶茶妹讲话的口气跟内容应该不是男朋友,而是其他男生,我亏她是谁阿!奶茶妹说是实习学校的同事有事找她,还有师资班的同班同学,关心她怎么下午沒去上辅导课。

询问这两个男生与奶茶妹的互动,我铁口直断说,那两个男生都很喜欢妳耶,他们有跟妳表白吗?奶茶妹笑笑说沒有啦,他们知道她有男友。我说有男友有什么关系,你有选择男友的权利,他们有喜欢妳的自由,我们现在还不是一起出来玩,

奶茶妹说我不一样,我问说那裏不一样,奶茶妹也说不上来,只说因为我是大好人,所以不一样,还说不然以后不要跟我出来,我戳了戳她肚子,说妳敢!两人鬧成一团。

两人又跑到中港路上新光三越,本想看电影,不过沒有特別感兴趣的电影,于是就在百货公司内压地板闲晃,我和奶茶妹之间的身体接触,都是当时在国外才有,在这裏我们只是好朋友罢了,万一被熟人看到,想赖都赖不掉,奶茶妹还开玩笑跟我说,万一被她男友知道跟我约会而翻脸,我要负责照顾她。

今天一看到奶茶妹,就一直心神不宁,老想着跟她缠绵的回忆,眼神不知道把奶茶妹的衣服脱了几百遍,不过就是不去聊色,真是非人哉,出了百货公司,我跟奶茶妹说很怀念当时的感觉,可不可以……真的难以启齿,说来奇怪,我对其他女生还蛮会LDS,遇到奶茶妹,尤其是这档子事,真的支支吾吾、欲言又止,好像奶茶妹是心目中的女神,乱说话会亵渎她,应该是说我太在意她。

奶茶妹说大好人,妳又想当大坏蛋了喔,说的我满脸通红,尴尬对她说可以吗?奶茶妹说:「你决定就好,如果你真的很想的话。」,我说:「那妳想吗?」,奶茶妹沒有回答,只说我决定就好,我开车和奶茶妹在附近晃了一下,找到一间汽车旅馆,以前奶茶妹跟我说沒来过这种地方,那次我又问她,男友带她到过汽车旅馆吗?奶茶妹说沒有,我问说你们爱爱都去那阿?都去男友家吗?奶茶妹装作沒听到我的话,我也就不再白目,房间虽不算太高级,不过按摩浴缸、蒸汽室一应俱全,至于八爪椅?沒印象,好像沒有。

哇!朴素衣服下面,内衣裤是当初买的维多利亚的秘密,俩人边吻边帮对方脱掉了所有衣服,逛了一天,满身的汗臭味,也等不及刷牙洗脸沖澡,迫不及待就来了一次,又一起到按摩浴缸内泡澡谈心,回到床上再度缠绵悱恻,想到奶茶妹回去就是別人的,更是激起忌妒心,有招使到无招,別看奶茶妹貌似清纯,一旦混熟,在闺房内可是千娇百媚,尤其那索魂的叫声,压根就难以想像是从奶茶妹身上发出,我不禁想,奶茶妹平常的生活压力一定很大,一定极度压抑自己,所以在神游放荡之际,才如此放纵解脱,恩!我心裏想着,一定是这样。

时间也沒耗完,因奶茶妹要准时回家,就离开汽车旅馆载奶茶妹去坐火车,也沒时间吃晚餐,随便让奶茶妹在路上买了餐点带着,在车上,我一路握着奶茶妹的手,直到快下车,停在路旁,奶茶妹双手环抱着我的腰,身体整个倾斜靠在我身上,说她不想下车,我说不然载妳回新竹,那我们可以多一点相聚的时间,奶茶妹摇摇头,静静地依偎在我的身上,她又问我同样的话,问我何时要带她走!我则沉默不语,轻柔地抚摸她的背,最后在亲吻下,奶茶妹下了车,消失在我的视缐内。

【放手飞翔】

记得大学时,隔壁的室友,很喜欢玩史克威尔太空战士系列,当天一发售,当天一定要买到手,一片正版游戏片两千块以上,以穷学生的消费水准来说,算奢侈了,我问室友,盗版片什么时候出,室友说正版片发售后隔天就有盗版片,而盗版片只需要一百块,就算两片装也才两百块,他偏偏就要在当天买到,我想这是执迷吧!也是他对喜爱事物的一种坚持。

以前大陆朋友,会托我买他喜爱的台湾歌手专辑,要我带去给他,我常跟他说,一片CD三四百块,沒必要,盗版才一百,朋友反而有点生气回我,不行买盗版,那不尊重他喜爱的歌手,有些人在适当的时候会对某些事物有所坚持,这就是一种执着。

史克威尔可以因为发售太空战士而让公司股价应声上涨,游戏魅力的确伟大,我也玩过太空战士,当我玩十代的Final Fantasy,剧中的女主角YUNA,让我想起奶茶妹,奶茶妹有无法逃避的责任,恍如『太十』YUNA的角色般,很多事情并不能随心所欲,无法追逐自己想要的事物,反而处处受命运引曳牵绊,我和奶茶妹乍看似乎在相同空间,等到两人试图拥抱在一起才惊觉,一切都是命运捉弄,表像意念无法捕捉住真实躯体。

曾有一次,奶茶妹跟我说,如果她要结婚了,我会怎样!我说不会怎样,我会祝福妳,人生在世如鸿爪泥印不留痕迹,认识一天和认识十年对宇宙的歷程来说,不会有太大差別,重点是当下有沒有认真对待,如果有,那怕只是某年某月某日的某一分,都是独一无二,无可取代。

有一天奶茶妹也老大不小,真的跟我说她要结婚了,结婚对象是她同校同事,我严肃跟她说,不要离开我,我想带妳走、和妳一起生活,她却说太迟了,还笑嘻嘻对我说,这个节骨眼別再鬧了,世界上有比我更需要她的男生,还说我一个人也可以过的很好,说要寄喜帖给我,我开玩笑说不用了,怕触景伤情。

当天晚上,也不特別难过,只是有点惆怅,喝了快一整瓶红酒,还拨了1995生命缐,不是想不开想自杀,只是想找一个不认识的人倾吐心声。

奶茶妹归宁那天,我有意无意选择那天北上处理公事,潜意识不知想些什么,我只知道,车子开着开着,竟经过奶茶妹三合院的老家,虽然她家跟我目的地天差地远。

宴客在她家庭院举行,入口放一张奶茶妹和她先生甜密结婚照,我开车经过,奶茶妹照片中幸福洋溢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的心情跟着飘扬起来,算是替奶茶妹开心吧!我这个不速之客并沒有下车停留,那是我最后一次看到奶茶妹,虽然只是照片。

直到如今,再也沒在缐上遇过奶茶妹,也沒有任何电话连络,不过偶尔还是会偷偷到奶茶妹班级网页看看有沒有她的近况。

后记:我曾有机会对奶茶妹行使选择权,却一再错过,等到半夜寒风惊坐起,才发现,已是失效的远期契约,不復得!